点亮那盏柚子灯

发布时间:2018-01-03点击量:0


“八月十五是中秋,家家户户上高楼。月明喜照人间地,人间欢笑乐悠悠。八月十五是中秋,欢欢乐乐上高楼,共迎佳节同欢度,人间欢笑月明照。吃月饼,贺中秋,嫦娥捧出了桂花酒。饮胜一杯!贺中秋,人间欢笑乐悠悠。”一边提着菠碌灯,一边哼着这首白话童谣,游街串巷地嬉戏玩乐,这就是留在我记忆深处的中秋节画面。

提起菠碌灯,80后之前的南宁人小时候谁没有玩过菠碌花灯?所谓菠碌灯,即柚子灯,是将柚子掏空,刻出简单图案,穿上绳子,内点蜡烛即成。在南宁,中秋节若是没有了花灯,就像月饼没了馅一样无味无趣。

儿时,我们每月都会在大舅舅、十舅舅、小舅舅三个舅舅家轮流聚在一起吃饭,一大家子,热热闹闹的,尤其是在中秋节、春节这样的隆重节日里。小舅舅是家族里出了名的能工巧匠,会烧一桌的好菜,会制作很多有趣小玩意,因此,我最喜欢去小舅舅家了。小舅舅家在人民路附近,在上世纪80年代初的中秋节,人民路是有名的“花灯一条街”,每家每户的阳台都会挂出手工制作的传统花灯,供人们一路欣赏。那时最热门的兔子灯、飞机灯,对小舅舅而言自然不在话下。记得那年的中秋节,小舅舅用竹篾和纸给我们几个孩童扎了精致兔子灯和莲花灯,提有多漂亮了。点上蜡烛,我们开始在家门口游玩。一阵风吹来,我手中的花灯被吹得老高,蜡烛不小心就将花灯点燃了,一会儿功夫,手中只剩下一根光秃秃的竹竿。当下我伤心地大哭,怎么劝都停不下来。闻声而来的小舅舅安慰我,说还可以再做个更漂亮的花灯给我。那时已经是饭点了,再去找竹篾已经来不及了,小舅舅拉着我说,做个柚子灯给你吧。我见过有小朋友玩柚子灯,就是把柚子的皮剥开,中间点上蜡烛,穿上绳子,小木棍一挑,就可以提着玩啦。可是,我觉得还是不够兔子灯漂亮,就嘟着嘴,依旧很不高兴。小舅舅咧开嘴,笑着说,丫头,我会做个特别的给你哦。

只见小舅舅选了一个形状最圆的柚子,慢慢用刀将里面的果肉一点点的掏出来,整个柚子外壳完好无损。接着,在这外壳上,雕出一个一个洞眼,再用铁丝将蜡烛固定在里面。点燃蜡烛,一个燃烧的柚子足球呈现在我眼前。哗!会滚动的花灯也,用脚一踢,柚子球缓缓地在地上滚动,如同火球一般,简直超炫极了。我迫不及待地想带回家向大院的小伙伴们炫耀炫耀。

那个时候,大院里的街坊领居在吃过团圆饭后,就会带着月饼、小吃,来到大院行政楼楼顶的天台围席而坐,一起赏月;明月当空下,品佳茗,佐月饼,阖家赏月,不亦乐乎。我们孩童则呼朋结伴,学着大人的样,带上各自的零食,提着花灯,也在天台上嬉戏游走。当晚,我的柚子足球一出现,立即吸引小伙伴的目光,大伙纷纷围观惊叫,我感觉神气极了;还有的拿出零食和我交换,天啊,那些零食都是平日里我不舍得买的,真是乐坏我了,整晚过得非常惬意。

接下里的几年,小舅舅每年中秋节都会给我做上精致的柚子灯,让我在小伙伴中神气了好几年。上了初中后,我就慢慢不参加中秋夜的天台赏月活动了。再接下去,小舅舅家发生变故,慢慢没了太多的联系。日后的中秋夜,长大后的我就不再玩花灯了。如今,到了中秋节,小朋友们玩的花灯都是成品,再也寻不到竹篾纸花灯了和柚子灯。小时候席地而坐,边吃月饼边赏月边玩花灯边聊天的热闹场景依然留在我的记忆里。

我怀念童年的中秋节,怀念小舅舅,怀念大院街坊情,这一切的一切随着时代的日新月异渐渐离我远去。今年的中秋,我再扎起柚子皮,系上红绳,插上蜡烛,带着孩子们来到院子的水池里“拜月光”, 教他哼唱“八月十五是中秋,家家户户上高楼……”,向他讲述中秋习俗的点点滴滴。

(本文作者系万博manbetx官网市场公司范海莹)